当前位置: 首页 >> 热菜

谜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第357章

2020-09-23

来源:

人气:0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 第357章

江枫没有想到自己和陈兴聊得好好的,和梁雅同行的人竟会过来说要跟她喝几杯,看着站在眼前的季吉平,人长得倒是挺帅气,就是脸看起来白了点,江枫一向最讨厌小白脸。

江枫在打量季吉平,季吉平同样在看江枫,心里暗道姿色不错,可惜他现在目标是梁雅,要不然眼前这女子也是个不错的猎物嘛,不过现在还是先把梁雅弄上手再说,他可是对梁雅垂涎好久了,任何男人都不会对一个身材丰满,脸蛋漂亮的女人不动心。

“对不起,我不喝酒。”江枫看了季吉平一眼,同样朝梁雅的方向看了过去,而后就是回过头来,冷冷的拒绝着季吉平。

“小姐,别这么扫兴嘛,相逢即是缘,咱们能在这餐厅碰到也是一种缘分是不。”季吉平笑道,他的脸皮也很厚,脸皮不厚的男人又怎能泡妞呢。

“不好意思,我还要和朋友吃饭,请你走开。”江枫一点也不客气,她心里已然猜到对方可能是梁雅叫过来的,故意要撩拨她。

“朋友?什么朋友?”季吉平转头看了看陈兴,眼里闪过一丝不屑,随即冷哼了一声,“小子,我要和这位小姐喝几杯,你现在最好消失,不然的话,哼哼……”

江枫有点傻眼,眼前这季吉平是过分嚣张还是脑子有坑?在南州市的地盘上挑衅到南州市市长身上去了。

不动声色的扫了一眼斜对面的梁雅,江枫若有所思,梁雅显然是认识陈兴的,这种情况她还叫人过来挑衅,这就有意思了。

“江小姐,看来跟你吃顿饭也不能安生。”陈兴看了看江枫,摇头笑道。

“臭小子,让你是否持有枪支离开没听到吗。”季吉平见陈兴竟然将他无视了,怒道。

“我要是不离开,你又怎样?”陈兴看着对方。

“不怎样,不过会让你后悔就是。”季吉平冷笑,“这位小姐,我不过是想过来跟你喝几杯而已,你要是不给面子,那可就没意思了。”

“不给你面子又如何,你以为你是谁。”江枫语气冷漠,别说她在这里有陈兴可以依仗,就算没有,她也是人民的,不管在哪里,她也不会怵了谁。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是不给我面子,我会生气的,我一生气,后果会很严重的。”季吉平神态张狂,在京城,他也许还会收敛一点,但到了地方,季吉平就犹如龙入大海,觉得可以为所欲为了,地方的土鳖,还有谁能奈何他?京里出来的干部子弟,到了下面,总是有一种天然的优越感的,季吉平更是瞧不起地方上的所谓**,家里没长辈在京城混到一定地位的,也敢称是**?季吉平很是不屑,他已经见过很多次地方的副省长进京求他父亲办事,级别比他父亲高又怎么样,还不是对他父亲客客气气。

“这人是你朋友不是,本来呢,我是好意敬你,不过现在我改主意了,你要是不喝几杯酒,小心你这朋友进公安局去哦。”季吉平看着江枫,说出来的话已经是赤果果的威胁,“我给你个机会,这瓶酒呢,我已经倒了一杯,你把剩下的喝完,就啥事没有,你这朋友,我也不会为难他。”

“你这是威胁吗?”江枫脸色难看,现在完全可以肯定对方绝对是梁雅叫过来为难她的,江枫没想到她跟梁雅根本没有任何私人过节,更是不存在任何竞争,一个在人民,一个在京华通讯社,梁雅竟会做出这种举动,叫人来挑衅他,难道对梁雅就有啥好处吗?

“是不是威胁,就看你怎么想了,你也可以想成是自己很有魅力,把我给吸引了,非得跟你喝一杯,这不也是合情合理的嘛。”季吉平戏谑的笑道。

“我要是不喝呢,你还能真把他送进公安局?”江枫笑容玩味,还冲陈兴眨着眼睛。

“怎么,你是认为我在吓你不是。”季吉平冷笑,二话不说就拿出打了个,虽然才到南州几天,但已经结识了不少本地公子哥圈子的人物,知道他来历的,都争相向他示好,季吉平就存了几个号码,其中有一个颇有来历,父亲是省政府的实权人物,表叔也是南州市政法委书记,公安局局长,季吉平第一时间就想起给对方打,随便招几个警察过来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

“陈市……陈兴,我想你总不会看着我把这么一瓶葡萄酒喝下去吧,看你只能让你委屈一下,进去公安局呆几天了。”江枫差点又喊陈市长,看到一旁的季吉平,立刻又改了称呼。

“我看你是成心给我惹点事。”陈兴摇头笑道,怎么看江枫的笑容都是恶作剧的笑容,不过目光往梁雅方向望去,陈兴心里也觉得有些不可理喻,梁雅故意叫一个人来这么闹,有意思吗。

季吉平打完,一点也不客气的就在江枫身旁坐了下来,江枫登时眉头紧皱,往里面挪了下位置,跟对方拉开距离,脸有怒色,“你干什么。”

“没干什么,坐这里犯法吗。”季吉平好整以暇的笑着,一双眼睛盯着江枫直瞅,江枫也许不是那种让人一看就觉得很漂亮的女子,但却胜在耐看,越看越有味道,此刻季吉平就有这种感觉,特别是近距离坐着,闻着江枫身上飘来的香味,季吉平心里痒痒的,他喜欢丰满的人,江枫虽然没梁雅那种味道,但却有自己的特色,季吉平越看越觉得吸引他,心里已经悄然改变了主意,梁雅要弄上手,眼下这女的也不能错过,被他季大少看上的女人,就像是碗里的肉,可从来没有溜走的。

“陈兴,我看咱们还是换个地方吃饭吧。”江枫有点坐不住了,刚才还有点恶作剧的想要看面前这自我感觉良好的恶心男子出丑,这会对方没脸没皮的坐下来,江枫真的是觉得恶心至极。

“也好。”陈兴淡然的点了点头,他不怕麻烦,也不喜欢麻烦,眼前这男虽然行事嚣张,但他一个市长也懒得过分计较,至于对方随手一个就能招来警察,陈兴知道对方若真能做到,那也只能说明对方有几分本事,但警队里面的问题,也不是他三两句话就能解决。

江枫要走,季吉平却是不让走了,坐着纹丝不动,就是不让江枫出来。

“你这是什么意思?”江枫怒极。

“要走可以,把这瓶酒喝了。”季吉平眼睛不带眨的说道。

“别太过分,否则最后倒霉的是你。”江枫强忍着怒气,对方真要再这样狂妄下去,她还真不走了,看最后倒霉的是谁。

“哈哈,我可不怕倒霉,我看该不会是你们怕了,想赶紧开溜吧。”季吉平嘲讽的看着江枫和陈兴,自认为猜对两人心思的他,脸上不无得意之色,“害怕就说嘛,把酒喝了,我让你们走。”

梁雅一直在注意着陈兴和江枫那边的动静,看着季吉平提着酒瓶过去,还在那边坐了下来,讲出来的话更是嚣张无比,梁雅都忍不住翻了翻白眼,她知道季吉平是故意让她能听得到的,这会她都不知道该如何说季吉平好了,她是想挑衅一下江枫没错,但那季吉平也真是个人才,竟会说要把陈兴送进公安局,梁雅有种掩面而走的冲动,让季吉平挑事竟会挑成这样,这家伙除了有个好的家世,真的是脑袋简单,四肢发达的家伙。

真以为有个当司长的父亲就能横着走了吗?

……

季吉平叫来的警察很快就到,是在附近巡逻的警察,两个民警,正好接到上头的就赶了过来了,他们接到的指示是听从一个季少的话,对方让他们干嘛就干嘛,还给了他们,这会进餐厅来,其中一人就打起了季少的号码,听到响的声音,又看到季吉平接起,打的民警立刻就往季吉平的方向走了过去,“您是季少?”

季吉平从鼻孔里哼了一声,算是回答,脸上的高傲之色尽显。

“你要是不喝呢,我可真要让这两个警察将你朋友带进公……”

“陈……陈市长?”季吉平的话还没讲完,就听到耳旁又响起了那个民警的声音,声音一下子顿住,陈市长?

陈兴看了看面前的民警,没想到对方一下就能认出自己,微微点了点头。

民警确定眼前的人真是市长陈兴,两人都顾不得季吉平了,恭敬的站在陈兴跟前。

“陈市长?你是市长?”季吉平瞪着陈兴,眼珠子睁得老大,脑袋一时有些短路。

“你们两个,这人叫你们过来,是让你们把你们陈市长抓进公安局,我替他说出来了,你们还不赶紧照办。”江枫这时候出声道,唯恐天下不乱,见季吉平错愕的回头看着他,江枫同样送给了对方一个笑容,这是她对对方露出的第一个笑容。

两个警察有点弄不清情况,愣愣的看着说话的江枫,不知道江枫是在说笑话还是真的,再看季吉平脸色尴尬,两人也隐隐看出了端倪,彼此对视一眼,两人心里都大呼庆幸,幸好他们机灵,认出了陈兴,不然这次真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你们怎么还不动手,没看到他默认了吗,他要你们把他抓进公安局。”江枫再次说道,先是指着季吉平,后又指向陈兴。

两个民警苦笑,让他们吃了雄心豹子胆,他们也不敢动手,偷偷瞧了一眼季吉平,两人都不认得对方是什么来历,要不是上头的,他们也不会眼巴巴的赶过来,态度恭敬的看向陈兴,两人的意思都十分明显,只听陈兴的指示。

“误会,误会哈。”季吉平干笑了一声,看着陈兴有些尴尬,他没去质疑两个民警是否认错人,这时候要是还问那种话,那他真的脑袋有坑了,其实他只是张狂,特别是到了地方后就愈发的目中无人,这才造成了他肆无忌惮的性格,并非真的脑子不好使,眼下知道陈兴是市长,不管是正是副,他都不可能再胡来。

“怎么会是误会,你刚刚不就是说我要是不喝酒,你就把他送进公安局嘛,我没喝,难道你不是准备那样做?”江枫讥讽道。

“一个玩笑而已,没必要当真。”季吉平撇了下嘴,嘴巴长在他身上,话要怎么说都由他,季吉平这会哪里会承认刚才是真的要那样做。

“我看不是玩笑吧,警察都叫来了,你这是玩笑?”江枫步步紧逼,她是火大了去。

“陈市长,刚才开个小玩笑,我这就不打扰你们吃饭了,你们继续。”季吉平不自然的笑笑,打算闪人。

“道歉。”陈兴突然说了一句,神色平淡,他从刚刚到现在,自始至终都是这个脸色,面前发生的事,对他而言,的确也只能算是一出闹剧。

“道歉?”季吉平脚步一滞,就要当做没听见,继续走回梁雅那一桌。

陈兴这时候却是看了两个民警一眼,虽然没说什么,两个民警却是苦笑一声,硬着头皮的走上前去拦着季吉平,不让季吉平离开。

“道歉,要么把你手上那瓶酒喝光。”陈兴重复着刚才的话,给对方两个选择。

季吉平眉头耸动,有点恼羞成怒,怒视着面前的两个民警,见两人不为所动,季吉平哼了一声,他也知道冲这两个警察耍威风没用,转过神来,望着陈兴,“我都说了,刚才只是一个玩笑。”

“你觉得是玩笑,我不觉得。”陈兴盯着对方。

“不错。”江枫附和着陈兴的话,冷笑道,“我要是赏你一耳光,再跟你说是玩笑,不知道你会不会也觉得是玩笑呢。”

季吉平很是恼火,让他低头道歉,那真是跟割他的肉一样,他季大少到下面来竟会被人逼得道歉,这要是传回京城被朋友们知道,还不得被嘲笑得抬不起头来,何况眼前这人还不知道是正市长还是副市长,要是副市长……季吉平眼里闪过一丝怒火,他要让对方知道,自己是不能得罪的,就算是正的一把手,他也不会道歉。

“季哥,怎么回事。”季吉平的几个同伴走了上来,他们还不太清楚是怎么回事,面色不善的看着陈兴,至于两个民警,直接被他们忽略了,都是有家世背景的人,岂会在乎两个民警。

梁雅此时也走了上来,不过她也没站在前头,只是呆在后边,看起来毫不起眼。

季吉平冲几个同伴摇了摇头,让他们安静,走向陈兴,傲然的抬头,“我爸是发改委××司司长,你确定要我道歉?”

陈兴面色微动,季吉平一直在看着陈兴的反应,见陈兴看着他,季吉平更为得意,头抬得更高,哪知道陈兴下面的话却是让他险些吐血,“就算你爸是司长,你今天也得道歉,你爸来了也一样。”

“我不知道你是正市长还是副市长,得罪我,以后你们市里想要申报什么大项目……嘿,我不想说得太白,不过我想你明白的。”季吉平威胁道,比起刚才那种唬人的,这个无疑真的具有很大的杀伤力,就算是一个副省长在这里,也不会想闹僵,能息事宁人就息事宁人,谁也不想得罪发改委的实权司长。

“道歉。”陈兴眉头一皱,冷喝了一声,对方是真的触怒到他了。

“我不道歉你又能咋的。”季吉平也火了,眼前这市长有病不成,他都自报家门了,还敢揪着他不放?这还是他到地方上第一次搬出家里的招牌后触了霉头。

陈兴盯着对方,季吉平若是不道歉,他的确不能咋的,因为对方并没有做出什么事,光凭对方硬要搭讪江枫喝酒,这个没法用来证明什么,至于威胁说要让警察抓他,警察来了就认出他来了,屁都不敢放一个,对方的威胁也只能说是未遂,若对方硬要说是开玩笑,别人还真没法说什么。

但陈兴也不是一个看到硬茬子就缩头的软蛋,怒气上来的他,两眼冒着寒光,“不道歉,你也可以试试我能不能让你进公安局。”

“你……”季吉平气得说不出话来,他知道陈兴没说谎,强龙难压地头蛇,他有背景没错,但这不是他的地盘,按说一般的官员都会给他爸面子,但碰到陈兴这么一个油盐不进的人,季吉平也傻眼了。

脸色阴晴不定,季吉平最后还是认栽了,“抱歉,我刚才的玩笑过分了。”

说完,季吉平放了句狠话,“你狠,给我记着。”随即匆匆的离开,他也没脸在原地呆下去。

梁雅慢悠悠的吊在最后边,经过陈兴和江枫身边,梁雅这次停了下来,“没想到江大跟陈市长也认识,真让人意外。”

“梁小姐,刚才的事,跟你脱不开关系吧。”江枫瞟了梁雅一眼。

“江枫,你这话我可就听不懂了,那季吉平看你长得漂亮,主动过来搭讪,怎么会跟我有关系。”梁雅笑容可掬的说着,一点也没有做贼心虚的觉悟,反倒是看向陈兴时,梁雅仍能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笑道,“陈市长,希望能对您做个专访,还望陈市长百忙之中抽空哦。”

陈兴面无表情的点了下头,也不知道是答应还是不答应的意思,梁雅凝视了陈兴一眼,最后也是离开。

意外发生的事情也让陈兴和江枫没多少食欲,随便吃了点填肚子,江枫提出说到海边走走,陈兴点头应允,他沿海路的海边沙滩还是很有感情的,已经好几次踏足了。

市内天气炎热,海边却是十分凉快,特别是现在还是晚上,海风吹来,清凉舒爽。

“我来南州出差一个多星期了,就第一天到的时候来过这海边,这是南州市给我的唯一一个印象最深的地方了。”江枫笑道。

“你一来就赶上南州市罕见的大暴雨,都没机会去过其他地方,等你足迹踏遍南州,说不定你就会觉得整个南州都很美了。”陈兴笑了笑,其实沿海路这一带的风景确实很漂亮,海边沙滩的夜景改造曾被市里列入重点改造工程之一,现在这里的沙滩也成了南州市的一处旅游休闲的地方了。

两人走在海边的木栈道上,风吹来,江枫的那头长发飘了起来,发丝不时的拍打到陈兴的脸颊,让陈兴脸痒痒的,不时的侧头。

江枫也注意到自己的头发经常吹到陈兴的脸上,脸色微红,将头发甩到另一边,用手按着。

“按着头发干嘛,让它吹嘛,你长发飘飘的样子真美。”陈兴见江枫的举动,没多想便脱口而出。

“啊?”江枫愣了一下。

两人对视了一眼,陈兴知道自己的话有些孟浪,江枫同样没想到陈兴突然这么说。

海边,月色,吹拂的海风,此情此景让江枫生出了一些异样的感觉。

“走吧,咱们去踩沙子吧。”江枫很快就恢复正常,看着柔软的沙滩,欢快的叫了一声,俯下身去脱着鞋子,准备光着脚到沙滩上玩耍一番。

…………

夜晚的北山水库,水波摇曳,景色宜人,水库山下的人,很多人都会在大晚上选择到水库上面来玩,更不乏有大晚上到水库上来钓鱼的人,因为水库并没有禁止对外开放。

晚上钓鱼,听着很怪异,但却一点也不奇怪,炎热的夜晚,对那些钓鱼爱好者而言,到水库钓鱼更有一种别样的乐趣,水库专门划出来一片安全的钓鱼区域,这里很少发生过溺亡事件,即便有,水库也备有救生船和救生圈,安全措施做的比较到位,就算是晚上,这片专门划出来的钓鱼区域,灯光也是十分明亮,到晚上十二点才会熄灯。

暴雨过后的北山水库,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只有几处正在重新施工的地方才会让人意识到这次北山水库出了些问题,但对普通的老百姓来说,他们知道得并不多,也不是很关心那些事,因为水库没事,他们的生活也没受到什么影响,大雨带来的灾情,已经在过去几天慢慢的恢复平静。

一切从往常无异,但只有水库内部的人才知道,从大暴雨过后,水库看似平静的表面下,无声的暗流正在涌动着,管理层人心惶惶,每天,内部都传着各种各样的流言,今天有人说检察院的人要上山来了,明天又有人说纪委的人上山了,但却一直没见动静,除了前几天有审计局的人过来将水库的账簿都调走,到现在为止,都不见市里有任何动静。

水库管理局的宿舍区,门口左侧的那一栋主要是住着水库的中高层干部,这的户型,都是一百平米以上的三室两厅和四室两厅的大户型房子,水库管理局局长孙文财所住的那一套,更是200多平的大房子,也是只有他一人能享受的待遇。

深夜,山上像往日一样寂静,只有吹风来,才不时的有水波的声音。

‘砰’的一声巨响,犹如平地之中的一颗炸弹,打破了北山水库深夜的寂静,已经进入梦乡的绝大多数人都被这一声巨响吵醒。

杨全廷没来由的心里一颤,这已经不知道是他第五晚失眠了,每天晚上都是一种煎熬,精神趋近于崩溃的他,没有半点睡意,只有靠吃着安眠药才能入睡,今天晚上,杨全廷还没入睡,现在是凌晨一点多,杨全廷自己一人坐在客厅里靠窗的位置喝酒,黑灯瞎火,没有开灯。

杨全廷隐约间,只看到一块黑影从楼上下来,而后就是一声巨响,杨全廷第一反应便是有人跳楼了,而后是无边无尽的恐惧,楼上那一套房子是局长孙文财的,杨全廷两腿发软,不敢走到低头往下看。

灯光陆续从每一个房子里亮了起来,杂乱的脚步声在从楼道传来,当杨全廷听到‘孙局长,孙局长’,‘孙局长跳楼了’的喊声,杨全廷同样两眼一黑,倒在了地板上。


新生儿拉肚子吃什么
德阳牛皮癣治疗方法
宁德白癜风医院哪个较好
TAG:
相关内容